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i.yanjing 的博客

祝战友们猴年身体健康!阖家欢乐!健康平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春记忆(7)  

2015-08-01 07:14:39|  分类: 情感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 青春记忆(7) - 炊事班长 - xi.yanjing 的博客
 
         天气暖和了,终于迎来了春暖花开的季节,休息的时候,我和王哥经常一起去散步。 
         我一边走一边采集路边的野花,他说:“你这么喜欢花?”   我说:“从小我就喜欢花儿,在连队放牛的时候,我每天都采一束花放到玻璃瓶里 ,摆放在床头,实在没有花了,我就采一些水稗子草和狗尾草摆在一起,也挺好看。” 
        王哥说:“看来,你还真能自己找乐,不知愁是啥滋味儿,也许兴趣广了,快乐就多了。”  我说:“谁都有愁的时候,那也不能总挂在脸上啊!尤其是我在医院工作,病人本来就痛苦,我再给人家一个愁眉不展的脸色,那不是给病人添堵吗,所以即使自己心里不快乐,但是只要见到病人,我也要面带微笑。”
       王哥笑了,他问:“你也有不快乐的时候?”  我说:“当然有啦!有一点点心酸。“王哥说:”呦!还心酸呐,看来不是小事儿。“  我接着说:”我要是说出来,你可别笑话我。”  王哥说:“我不笑你,说出来让我听听,我帮你分析分析。”   
       我犹豫了半天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喜欢上一个人,是和我一起来的同学,可是人家早已经有对象了,我现在才知道。”  王哥一听就笑了,说:“你这是单相思啊!那不白搭嘛!” 我说:“你还是笑话我了!”    王哥说:“我没笑话你,这不正好嘛!我不是告诉过你吗,咋们不能在这里安家,咱们得回自己的家,跟咱们的亲人在一起,你还没想明白?” 
     我说:“我现在好像有些想明白了,因为在这里再也没有我喜欢的人了,我只喜欢了他一个人,其他人我也不了解,我也不想了解,所以我还是做梦等着回邯郸吧!找我姥姥去。”  说完,我自己都笑了。
   王哥说:“你一个单身女孩儿,矿上的人谁不知道啊!现在真的有人喜欢你,还让我带信给你,我当场就拒绝了,我替你做主了,那个人跟本就配不上你。”   
        我一听就急了,说:“我自己的事,用不着你操心,那万一我要是喜欢了呢!就是不喜欢,我自己的事儿自己来解决,我会婉转地谢绝,我可不想让你替我去得罪人。”  王哥说:“我这都是为你好。”
     我接着说:“其实有些事情我比你看得透,我背着药箱子,在我负责的地段走门串户,半年多的时间我看到了许多,这里的等级分明,住的房子,吃的用的,包括到医院看病,工人和干部反差太大了,找对象都是门当户对,相互利用,一个人当官,七大姑八大姨都跟着沾光,所以我特别同情在井下工作的矿工,他们太不容易了!其实我只是做了一点儿我应该做的事情,他们就对我特别好,但凡家里有点儿好吃的都往我兜里塞,你知道他们办点儿事儿多难啊!”  还没等我说完,王哥紧接说:“你看明白了就行,咱们在这儿没依没靠,这就是我们不能在这里安家的真正原因。” 
     我想了想,说:“那也不一定,话又说回来了,学校不是还有两对北京人,日子过得也不错嘛,我经常遇到他们,他们都有两个孩子,生活得很开心,而且和左邻右舍的关系那么融洽。其实人就是走到哪儿说哪儿,全靠自己努力,你信不信,我要是真在这儿安家,一定过得也不错,关键是要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,我到觉得那几个工程师有些煎熬,十多年了还不能和家人团聚。”  王哥看了我一眼,没再接着说。 
    我说:“我告诉你一件事儿,沈老师昨晚哭了,一夜没怎么睡觉,眼睛都肿了,早晨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,她告诉我,她的对象彻底跟她吹了,在此之前,她做过许多努力都没用,她现在难过极了,把他们在一起的照片都撕了,今天没去上班,我都替她伤心,两个人分开的时间长了,可不是什么好事儿。”
        王哥看了我一眼,沉默不语,我接着说:“吹就吹了,要是我,我就不哭,既然对方都不喜欢你了,伤心也没用,再另找呗!何必折磨自己呢,你说对吧!”  王哥不知什么时候点燃了一支烟,我说:“你还抽烟?”他说:“偶尔抽一根儿。” 
       我接着说:“小学校那个上海女老师,多有气质多漂亮啊!听说她的对象也跟她吹了,她的对象毕业留在南方了,看到她分配到北方边远的矿区,就跟她断绝关系了,多可气啊!可是她没哭,她每天都笑着给同学们上课,课余时间给同学们讲大上海,讲南京路,讲外滩,那些孩子们特喜欢她。” 
        王哥有些不高兴了,说:“哎呦!你能不能说点儿别的,我怎么那么不爱听啊!” 稍停片刻,我笑着说:“王哥,你知道吗,宿舍的小年青们都羡慕咱们俩!” 
        王哥先是一愣,赶紧问:“羡.....羡...羡慕咱俩什么?”  王哥紧张的说话都不利索了。 
       我说:“你紧张什么呀,人家羡慕咱们北京人不封建,男女小两个老乡互相关心,还敢在一起遛弯儿。”  王哥一听,表情变得自然了,说:“大白天的遛个弯儿算什么,他们胆儿也太小了。” 他突然笑着说:“明天晚上咱俩一起去看电影,你值班吗?敢陪我去吗?” 王哥看着我,我看着他那样儿,脸儿变得真快,心里觉得特好笑。
       我说:“好啊!不值班,我陪你去吧!这有什么敢不敢的,不就是看个电影嘛!” 我们说着笑着,不知不觉太阳落山了,我们各自回到宿舍。 
      我把鲜花插到玻璃瓶里,摆在桌子上,沈老师问我:“小席,你是不是跟王哥处对象了?” 我说:“没有啊!”  沈老师笑了,说:“花都送给你了,还说没有。”我也笑了:“这是我自己采的花儿,我喜欢花儿,再说王哥早就有对象了,在北京呢,人长得非常漂亮。” 
       沈老师说:“我看他挺喜欢你的,对你那么好,以为你们是在处对象,其实你俩真的挺般配,我跟你说,爱情是自私的,你可别错过这次机会。” 
       我说:“这可不行,我可不干这缺德事儿,这样会给他的女朋友造成很大的伤害;女孩儿应该有尊严,不能向男生去祈求,乞求来的婚姻,婚后一定受气,我以前听老人们这么说的。”,停了一会儿,我接着说:“说真心话,他长的书生气十足,也很帅,我配不上他,他真的挺好,一开始就告诉我,他已经有对象了,所以我真的是把他当成了大哥,我们这样相处不是挺好的嘛!”  沈老师听完我的话没再说什么。
      第二天晚饭过后,我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往电影院走,远远地就看见王哥站在电影院门前 ,老远就冲我招手。 
       电影院的建筑很规范,是个大礼堂,上下两层,矿上所有大型活动都在这里举行。 
      电影刚刚放映到一半,突然停了,礼堂的灯全都亮了,我和王哥都觉得好奇怪,这时,扩音器里传来喊话的的声音:“医院的护士小席子,赶快回医院,有重病人抢救!”  连着喊了好几次,旁边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我俩。 
       我听到在喊我的名字,赶快起身,冲着王哥说:“你自己看吧,我得赶快回医院!” 说完,我急匆匆下楼,一路小跑奔向医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1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