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i.yanjing 的博客

祝战友们猴年身体健康!阖家欢乐!健康平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春记忆(19)  

2015-09-15 19:34:21|  分类: 情感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青春记忆(19) - 炊事班长 - xi.yanjing 的博客
         我和大庆一同回到了北京,赶快买喜糖分给了邻居,邻居们都太惊讶了,没想到我这么快就结婚了;每次出门,我都让大庆先走,到胡同口等着我,我生怕碰到同学,因为我结婚太早了,生怕同学们笑话,大庆有点儿不理解,说:“怎么回事儿啊!都领了结婚证了,怎么还跟做贼似的。” 
       短短的一个星期,我们听了三场音乐会,都是他的战友送来的票,每场音乐会都是一次享受和震撼,这些由解放军军乐团、中国民乐团、中国交响乐团的专场演出,大庆和我也是第一次在北京音乐厅欣赏,心情特别激动,每当一种乐器响起,大庆便悄悄的在我耳边告诉我它的名称,三场音乐会下来,收获真不小。 
       我们俩还到距离我家最远的首都体育馆看了一场电影《叶塞尼亚》,真是好看极了,深深地被男女主人翁的爱情所打动,当电影散去,我挽着他的胳膊走在北京的大街上的时候,心里感觉特别幸福,夜已经很深了,我们拉着手走了很长的一段路。 
        我和大庆开始有了真正的夫妻生活,心灵和身体的交融,使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深了,可是我的假期也到了,我们马上就要分开了。
        大庆帮我打点好行装,因为给同事带的东西太多了,一部分只好托运,一切都准备完毕,大庆突然抱住我哭了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我十分惊讶,说:“你这个当兵的大男人哭什么呀!像个农村老娘们儿似的,我又不是回不来了,怎么男子汉的劲儿一点儿都没了!我可哭不出来,要是哭也是装出来的。” 说完,我故意咧着嘴给他看。
        大庆说:“我真的舍不得你走,你走的那么远,时间又那么长,我有些不放心,连个做伴的都没有,要不是遵守纪律,我一定要去送你!” 
        我说:“你可千万别去送我,我来回走了多少趟了,在东北生活了那么多年,有什么放心不下的,你要是真的放心不下,回邯郸赶快想办法把我调回来,可千万别拖得时间太长了,我还着急呢!” 说完,我紧紧地搂住他,我真的不愿意离开他,做了妻子的感觉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,在他温暖的怀抱里,我感到很安全,很有依靠,很甜蜜,像是仍然没有长大的孩子。 
       我又一次踏上北去的列车,奔向我不愿意去的,但又是我必须去的工作的地方,开始了夫妻两地分居的生活,那一刻,我心里真的很难过。 
      回到东海矿,大家看到我,都笑着问长问短,志军说:“ 我啥都不问,就等着吃喜糖呢!” 
     我赶快说:“我给大家带的东西还有喜糖都托运回来了,你还是帮我取回来吧,到时候我让你多吃糖!” 我赶快把收据递给志军,志军二话没说就答应了。 
     志军帮我取回了包裹,我挨着科室分着喜糖,牛刚开玩笑的说:“看样子你的婚姻很幸福,是不是有些难舍难分!”  我只是笑着,没有回答。
      迟姐说:“看来大庆哥一定是让着你,肯定更是心疼你,你现在说话的声音就能说明一切,还撒着娇呢!” 我顿时羞的脸色通红,不知说什么好,逗得大伙儿都笑了。 
      我拿着喜糖和结婚照 给老院长看,老院长说:“人长得虽然不太好看,但是人品好,能让你吃喝不愁,就是好男人,没上当就行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      我拿着喜糖到宿舍里找到王哥,我说:“王哥我回来了,一天假没超,很顺利的结完婚,特有意思!”       我把喜糖放到桌子上,顺手递给同舍的小伙子几块儿,小伙子说:“谢谢席姐,你的婚姻一定很美满,你的样子好开心啊!”    
       王哥这才抬起头来,看了我一眼,慢吞吞地说:“我准备五一结婚。”说完就再也没话了,面无表情的原地坐着。 
      我说:“我也祝福你,祝福你们幸福美满!” 我看他实在没话可说,就赶快站起身,说了声再见,离开了他的宿舍,刚出门,那小伙子追了出来,悄悄地跟我说:“你的王哥有些不对劲儿,越来越不爱说话了,你赶快帮帮他吧!” 
      我说:“我真的帮不了他,也许结了婚就好了,你跟他同住,多开导开导他,因为他的老朋友都走了,他一定感到很孤独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小伙子说:“我倒是想帮他,可我说的话他都不爱听啊!我尽量吧!”小伙子一脸的无奈。 
     我给姥姥回了信,给父母回了信,给大庆回了信,独自一人的时候,我真想他们,不知道大庆什么时候才能把我调回去。 
       志军看出了我的心思,他说:“我给你出个主意,需要加班的时候,你就加班,反正你一个人呆着没事儿,把加班的假慢慢赞起来,凑到一块儿,你就能回家了。” 
        我一听这倒是个好主意,赶快说:“那护士长能同意吗?” 
      志军说:“人心不都是肉长的嘛!我替你说说情,肯定没问题,等你回家了,忙的时候,我再替你不就行了。” 志军说的蛮有把握。 
      志军出的主意真管用,我隔一段时间就加个班,慢慢的积攒着假期。 
      王哥终于回北京结婚去了,我的心踏实了许多,我多么希望他能开心快乐起来,像我一样和周围的人打成一片,每当我看到他孤独的身影,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吃饭,就赶快过去和他打招呼,但是他没了以往的热情,很多时候有意在回避我,他已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王哥,我的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。  
       大庆哥仍然像从前那样给我来信,他说村里一起结婚的都已有了身孕,唯独我们没动静,婆婆有些着急了,我心里暗暗的高兴,因为我看到独自一人带孩子的艰辛,我可不着急。 
        王哥从北京回来了,他主动来到宿舍找我,我说:“你也按时回来了,真守规矩啊!婚礼办得真么样,还都顺利吧!喜糖带来了吗?” 王哥没有说话,一副麻木不仁的样子。 
       我笑着说:“新婚的两个人分开了,彼此都非常想念,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,只有经过的人,才能体会到,你现在一定很想她,对吧!” 王哥仍然没说话,只是抬着头看着我,他的眼神儿很忧郁,好像心里藏着话,我说的话他好像有些不爱听,我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,不该在一个男士面前说这些话,往下不敢再多说了,生怕说错了话。 
       王哥说:“你调动工作的事有消息吗?” 
        我说:“还早着呢!谁知道驴年马月,着急也没用,耐心等着吧!你不是也一样嘛!” 王哥只是看着我,没有回答,我真想问他:你到底结没结婚?话到嘴边没敢问,他的情绪真让人琢磨不透。 
       我说:“王哥,有些话我不知道说的对不对,但是我还是要说,你现在的变化太大了,以前我们无话不说,现在突然变得无话可谈了,难道我们结完婚,连朋友都不是了吗?我们彼此变得那么生疏,我都有些怕你了,生怕说错话;为什么你总在躲避我,是怕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吗?可是我一点儿都不在乎,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,最起码我们还是老乡呢,对吧!你要是闷了,就像今天这样,来找我,我陪你一起聊天儿,一起去散步,我特别喜欢看到你高兴的样子,千万别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,那样只会折磨自己,在我心目中,你永远是我的大哥,不管今后走到哪里,我都会记着你。” 
        王哥的脸上略微有了点儿笑意,仍然没有说话,站起身走了,望着他的背影,我真替他担心啊!生怕他心理上和生理上出了毛病 ,在这个地方,他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没有人帮他。
      快到中秋了,我攒的假也有十多天了,我向院领导请示,想回家看看,院长批准了,我真高兴啊! 
      我又一次踏上南下的列车,向着爱人的方向奔去。
       
     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